几年前的一篇采访

两花齐放,各表一枝

——对话逆音&独立音地

采访、文字/公路 整理/司炉

对 于喜欢非主流音乐的人们来说,网络媒介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如逆音,比如独立音地。这些音乐网站一直默默地提供着我们需要的精神粮食,为 我们对音乐的追寻点亮灯塔。可是在那些试听连接、专辑下载、乐评新闻、演出消息的背后,凝聚了多少网站运营人的汗水和辛苦,我们就很少得知,也懒得关注 了。这期Mini Talk栏目跟两位幕后人物——独立音地的Road和逆音的谢雨龙——聊天,替我们展开了很多背后的故事,也让我们真正触及到了他们的经历和苦恼、热情和理想。也许,当我们再次点击一个下载连接,再次阅读一个演出消息的时候,我们应该带上一份感激的心情,算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独立音地网址:www.indiechina.com

逆音网址:www.indieray.com


公路:这次我们是想对比一下逆音和独立音地这两个非主流音乐的网络媒介。大家还是随意一点吧?

Road,谢雨龙:随意,随意。

谢雨龙:其实主要是采访独立音地,他们做得早。

公路:独立音地和逆音各自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Road:挺长的,两三年吧,04年就开始了。

谢雨龙:逆音最初是个下载博克,不是一个媒介性的网站。那时候我们提供的很多评论信息都是找朋友从外国网站上翻译过来的。去年6月改版之后,才开始向音乐网站的方向发展。

公路:那独立音地是不是也是这样,最开始从资源做起?

Road:独立最早是个论坛,后来大概两年的时间内也是做资源。那时候独立音地的资源比逆音多,但现在基本没有了。我们最早是以国外的独立音乐讨论和资源共享为主,以音乐的类型来分板块,很细,后来调整了很多次。现在用户的习惯变了,大家都逐渐喜欢2.0网站的那种界面,逛论坛就少了。

公路: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了,论坛在走下坡路。独立音地最初是个论坛,那么当时你的想法和现在相比有什么变化么?

Road:其实独立音地最早是一个叫P的人做起来的,我是0510月份的时候加入的。他大概运营到06年初,后来开始想踏踏实实过日子了,就没有做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接过来。P最开始是想系统地呈现一个国内外独立音乐的面貌,当时做了不少系列都挺不错的。国外很多很偏的东西他都能听到,而且能够用文字准确地表现出来,这个能力我是没有的。所以从2006年 到现在,独立音地慢慢就转到了内地,不包括港台。主要是做一些国内独立音乐的介绍、推广和现场活动组织,也跟一些独立厂牌和创作人合作来办一些活动,比如 唱片发行的协助推广,还有一些乐队的巡演(像惘闻和沼泽),我们都是作为支持媒体的形式出现的。现在的独立音地不像一开始那样,有那么多资源和那么多侃侃 而谈的东西。感觉现在它和我们周围的生活更加贴近了,因为现在它的内容和取材主要是关于国内音乐这一块儿,国外的只是作为参考,而且量比较少。

公路:把独立音地的特色定位于国内,这本身也是你的兴趣所在吧?你还是更喜欢国内的音乐。

Road:我觉得这些声音都是身边的。听这些,和你听一个北欧的或者南美的东西,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公路:对,那些毕竟是遥远的声音。这方面我挺能理解你的。最近老是看见你在豆瓣上给大家发邀请,都是些国内小乐队的演出。

谢雨龙:那是他搞的一个演出系列嘛,已经做了很久了。

Road:对,叫“独立现场”,去年五一的时候开始的,已经做了11场。 老实说这个系列做得并不是太好,没有实现我最初想要的效果……我倒想找一些国内的独立厂牌负责人、乐队主唱和音乐人,还有媒体,大家坐在一起谈一些问题, 比如国内的独立厂牌的规范和独立音乐的传播。我觉得这个可以放在“独立现场”里面。“独立现场”不见得一定要做演出,像一些行为艺术,或者这种座谈,都可 以。

公路:这个座谈是在计划之中的吗?

Road:这个……很难讲啊,目前只是有这个想法。其实主要缺的是媒体。独立厂牌和乐队都能请过来,媒体可能暂时还不会认可这个。

公路:对独立音地的发展历程我们现在大致有个了解了。那么逆音呢?从最早的下载类站点转向现在的资讯类网站,你们经历了哪些变化?

谢雨龙:逆音最初的目的只是自娱自乐,主要的运营人都是学生。去年5月份我加入的时候,和另外两个负责人(BeatleTony)商量起改版,要把它做成网站。他们负责技术,我帮他们做内容。最初思考的是怎么去划分板块,参考了很多国外资讯类音乐网站的实例,比如PitchforkNME。 然后也没有想太多,动手干,就找朋友来帮忙翻译一些资料,找机会做一些采访,一点一点地往上添内容。以前的下载资源都放在我们的论坛里面了,因为那些毕竟 是非法的,主页上面搞太多可能会被查封和投诉啥的,哈哈。我们新开始做的重点是采访,通过朋友的关系,再上自己的主动争取,甚至有机会以一个建设中的小网 站的身份采访到一些国外的独立乐队。还有新闻方面,我们有固定的翻译组和选稿人,定期翻译国外网站上的简讯,保持基础性的更新。演出消息的发布也单独做了 一个程序。顺便提下,今年6月以后,逆音还会进一步改版,我们现在找好了一个比较专业的网页设计师,并且准备更换到国内的空间服务器,这样很多学校里的朋友就可以更方便地登录上去。到时候整体的设计会调整得更规范,甚至运用一些比较流行的嵌入式的Web2.0插件,安排好之后,应该会正式许多。

公路:也就是说逆音现在还不是一个正式的音乐网站吧?

谢雨龙:看你怎么看了。你要说随便做一个网站也行的话,那我们去年改版之后就算了;但你要想做一个真正成熟的网站,那设计方面还真得再上一个档次才行。

公路:那么逆音的内容方面呢,是不是已经很成熟了?

谢雨龙:没有。因为我们做这个东西是没有钱的——换句话,没有正式的资金来运作它,所有的事情都是靠兴趣,凭着热情来推动的。能够找来做的人都是朋友,属于友情帮助,他们不可能把逆音当作一个专门的工作,所以内容也不可能那么成熟。人手是主要的问题。

Road:对独立音地来说也一样,问题都差不多,都缺人手。

公路:凭着兴趣和热情来做,但是没有一个正式的工作机制。人手的问题,主要就是资金的问题吧?没有办法形成一个正式的专业流程,让每个做事的人都能够得到回报。那么这一点在目前是不是无法实现的?

谢 雨龙:只能说时机还没有到吧。要是有一天有人觉得独立音地的平台很好,那么他完全有可能出于个人意向来赞助这个网站,或者独立音地在做演出或者其他活动的 方面有所收入,那也完全可以拿出来投入网站建设,作为给参与者的回报。但你要考虑到现实社会的供需关系,在国内的大环境中,普遍人对于音乐的消费需求是很 低的,投资方不可能把钱投到一个没有市场效益的事情里面去。

公路:那这是不是你们的长远目标呢?找到资金赞助,形成正式的工作体制?

Road: 没有,目前还不是。现在投资和赞助的条件都不是很成熟,这是其一,而且,即便有投资商进来,那么他的意愿和想法肯定会影响到整个网站的走向,到时候这个网 站还是不是原来那样?所以我比较倾向的是:这是一个兴趣平台,短时间内就把它维持在兴趣平台的性质上面。但是我们可以尽量做得规范一些,比如尽量多邀请一 些作者,尽量保持稳定的更新,内容的格式和主题都尽量规范起来。这才是短期内我们要做的事情。半年内或者一年内,我们都会在这个方向上努力。我想可能逆音 在这方面的想法也是差不多的。

谢 雨龙:是啊。因为你现在都不知道半年后或者一年后这个网站是不是还活着,计划没有变化快,呵呵。就像独立音地,他们做了三四年才慢慢有一些口碑和名气,我 们也只能这样慢慢做。通过小事把口碑和知名度积累起来,这样以后你做别的事情才会更容易。毕竟我们做的在本质上是非主流的东西,你要让别人一下子就来关注 你喜欢你是不可行的。

Road:而且关于资金,我觉得目前也不是个大问题。因为实际上不需要那么钱吧。

公路:可如果能够有一个资金的支持,你们前面都说到过的人手问题不就解决了?

Road:呵呵,其实我不太相信那种雇佣关系可以让大家感受到真正的乐趣。现在我们那些比较稳定的撰稿人,都不是为了钱,他们只是喜欢听音乐,喜欢看现场,喜欢用文字和照片把他们听到的看到的表现出来。

谢雨龙:我觉得主要的问题在于时间精力和专业性。比如说我能够找到的合格的作者,他们多半都工作了,只能分出一部分业余的精力来给网站写文章。很多时候,你不给网站写,那纯粹是因为你太忙了。

Road:能够写和有时间写的作者是挺多的,只是目前还没有充分挖掘出来。

公路:恩……我基本上明白这个状况了。换个问题,前不久听说独立音地和逆音有合并的倾向,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Road:逆音的Beatle来 跟我提过合并的事儿,但感觉这个借口不是很多(笑)。当时他跟我说,希望我们可以多做一些线下的事儿,但我的想法是,线下的活动和线上的内容独立音地都要 重视,两条腿走路。如果说要合并并且分工,独立音地做线下逆音做线上,那么对网站来说想必会更专业一些,可我自己可能不会很high,所以何必呢,把自己搞得不太高兴了就没意思了。

公路:我也听Beatle说过这个事情。他当时的意思似乎是你们各有优势,结合一下就更好。那么对于独立音地和逆音各有优势这个说法,两位的看法如何呢?

谢雨龙:我觉得很难这么讲。因为我们刚起步,而他们已经做了好几年了,我们现在遇到的或者将来可能遇到的问题,他们应该都已经遇到过了。很难平行地比较。

Road:逆音给我的感觉要更年轻一些。(笑)无论是从他们的内容或取材,还是他们的表现方式,以及平时跟几个运营人接触,了解到的他们的想法,从这些都可以感觉到这点。

公路:更年轻一些……那么你觉得逆音可取的地方具体在哪里?

Road:可取的地方……因为他们可以跟那些更加年轻的用户结合得更紧密一些。独立音地在这方面也应该调整了,如果希望自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那么就必须更加尊重用户,要面向新的、更年轻的听这些音乐的人。

谢雨龙:我们的优势应该是更开放和更包容吧。比如相对主流一点的西方流行音乐文化(以NME为代表的),逆音可能不会去拒绝它,而且甚至考虑把它当作一个比较重点的内容来做。虽然我们几个运营人平时不听这类的,但是我们需要这样的东西来拉动国内的市场。

公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这方面逆音和独立音地的确很不一样,就像Road在取材的时候会更多地从自己的兴趣出发。

Road: 其实我的想法跟谢雨龙差不多是一样的,可能稍微有些偏差。我也不是不会顾及市场和用户的需求。独立音地网站上有一个调查功能,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看一 下,看大家更多地关注哪方面的东西,我就会考虑偏向一下这方面的内容。但这是有限度的,比如说现在最有人缘的应该是独立流行,那么独立音地会不会把主要精 力拿去做这一块儿?我觉得是不会的。我希望我们能够做出一些有特色的新东西,比如独立音地有一个试听栏目,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放出一些音乐人的作品,大部分 都是新的。

谢雨龙:但我觉得这个试听的用处不大。因为现在都信息爆炸了,大家为什么还要上你那儿固定地听那么几首歌曲?除非你能做得非常全面,像新浪乐库那种的,否则我觉得意义就不大。

Road:这个不一定。实际上这个试听栏目现在受到的关注是最多的。我知道现在很多平台都可以提供试听功能,比如新茶这样的,但是首先我们有一个筛选的过程,其次我们的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发布,比其他网站要早。

公路:实际上这个试听栏目收到的效果是非常不错的,对吧?

Road:是呀。不过这个可能是因为我们其他的板块做得不好,哈哈。反正试听栏目收到的评论是最多的。

谢 雨龙:其实说到关注,逆音的月浏览量在做下载站的时候比现在要高得多,也就是说乐迷对资讯的需求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大,很多人听音乐听到一定程度就不会再 去看资讯了,所谓的核心用户是不存在的,他们是流动的。但是独立音地不一样,因为它有一个自己非常强势的点,在那个点上它就是同类媒介里面的权威,那么它 就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核心用户群体在一直信赖和支持它。实际上这就是逆音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特色的东西。

公路:对,因为逆音起步比较晚,很多东西别人都已经做过了。前面谢雨龙说到网站的分工问题,那么现在独立音地有没有一个固定的团队呢?

Road: 在名义上是有的,但是大部分的发布还是我自己来做。有些人是通过不同的渠道给我提供内容,我来给他们发布。我倒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庞大的团队,比如集合 三四十个作者,这样我们的更新就有保证了,而且我希望作者之间,以及作者和用户之间能够有一个交互的行为。但是现在没有相应的技术能力来实现这个。技术其 实很要命,你有一个新的想法但是没有技术来实现它,不能做及时的调整,甚至不能去试验一下,那网站的进度就会受到影响。就像谢雨龙说的那样,因为大家都是 出于兴趣来做,所以有时候反应会比较慢一点,比如做一张新的海报,我希望明天可以看到这个海报的效果,但实际上可能三四天之后我才能看到它。

谢雨龙:是啊。你不能够给朋友一个限制,让他非得什么时候给你做出来。名义上是一个团队,但运作起来常常不是齐头并进的。

Road:我觉得可以做一个网上的编辑部。例如可以开辟一个比较私密的板块,大家在上面发言,发布自己的工作计划,像这个月要做哪些工作要写多少东西,有什么调整或者想法,大家都可以在这个板块里讨论。

公路:恩。那么现在我对你们这两个媒体都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了……

Road:其实现在还不能说是媒体……当然定位和发展方向都是媒体,但是实际上现在还没有做到那一步。

谢 雨龙:其实我设想逆音做到最后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综合的东西,或者说那时候做出来的东西就不仅仅是逆音了,网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想把更多的东西都包 括进来,不仅仅是音乐的资讯,跟音乐相关的周边都可以,比如演出,厂牌和影像视觉等等的。这么说,我更希望它可以像一个非主流文化品牌那样地去发挥功能。

公路:会涵盖整个青年文化,或者非主流文化的各个方面吗?

谢雨龙:还是有选择的,一些完全跟音乐不搭调的可能就不会去做。

公路:那么独立音地会不会向这种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呢?

Road: 也有这种想法,不过独立可能更多地会通过网站的功能来实现它。比如,如果以后有能力有资金的话,可能会做在线演出,或者在线购物。如果说用户能够在我们网 站上可以听到音乐,看到资讯,看到演出,还可以买到喜欢的唱片,那这个网站的功能就已经体现出来了。能做到这一步我就很满意了。

谢雨龙:其实大家是出于兴趣走到一起的,所以我觉得通过这个事情建立的关系,可能会比其他的工作建立起来的关系更紧密一些。我梦想的之一就是将来有条件了大家可以一起做出一些东西。我现在还没毕业,也不知道毕业之后要干嘛。Beatle毕业了也在暂时待业。如果有盈利的可能,那么我们完全可以专心地来做。

Road:那你就要先想清楚了,因为当你把一件事情从兴趣转向职业的时候,你就必须要牺牲掉一些东西,或者做一些妥协。可能到时候你的乐趣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多了。

公路:说到这里我倒想问一下,Road是做什么工作的?

Road:我的工作就是做活动策划的。

公路:那你的职业和独立音地会有什么关系吗?

Road:现在会有一些关系了。因为我在工作上做的活动,有时候也会需要找一些乐队来做演出,另外我在工作圈子里能够接触到一些赞助商。我可以找这些赞助商来投资做一些全国巡演之类的。这个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公路:那这样挺好的,你的本职工作跟你在音乐方面做的事情能够有一个桥梁。而逆音在这方面目前就没有条件了。

谢雨龙:对啊,所以逆音就不敢像独立音地那样去放手做些国内的东西,才会把重点放在宣传和资讯上面,因为我们只掌握了有限的资源。

公路:恩,只能循序渐进了。讨论告一段落,今天和两位的聊天还是让我了解到不少幕后的东西。感谢你们接受《非音乐》的采访!

Leave a Reply